首页 > 资讯 > 漫谈 > 正文

段新星谈区块链创业历程(访谈12-15)

2019-01-25 21:08:31作者:白话区块链编辑部来源:白话区块链
有时候我跟朋友开玩笑,我说如果你当时卖的是一百块钱或者说五十块钱或者五块钱,可能大家都没有什么矛盾,但是这个东西不是由我们来去,我们对矿机的生产销售没有什么,我们只是把代码公布出来,算法代码公布出来,各家就生产,因为毕竟你算力越大,对安全也越好

12、白话区块链:段总我们聊一聊您创业相关的一些事。我这边了解到您是在2014年左右就接触到了比特币,然后加入到OKCoin,后面一直在区块链行业里面,在记忆当中,在区块链的接触和布道比特币、区块链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印象深刻的事情,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段新星:其实没有那么早,我的确是2013、2014年知道比特币,个人参与的,但是真正后来还是在2015、2016年左右那个时候听老徐去讲比特币,区块链是场伟大的社会实验,然后进入OKCoin,跟你一样也都是新人。

image.png

13、白话区块链:最近有一个电影叫《燃点》很火,引起了很多创业者的共鸣,想听段总聊一聊,比如您和一位科幻作家一起联手创业,这其中应该会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感受,能和我们一起分享一下吗?

段新星:《燃点》这个电影我还真的没有看过,但是比如说跟长铗的创业,反正我见他的第一面我是觉得这个人还是比较靠谱,当时因为我对区块链比较坚持,他也对这个有自己的一些想法,也愿意去做一条公链,那个时候我刚好从北京回来,往南边走,回南方发展,这边也离家很近,有共同的相同的兴趣和爱好,也对公链比较感兴趣,就一起创业了。

整体而言,我觉得还好,没有什么特别辛苦或者说特别挫折的一种感觉,有可能是在上家或者在之前经历里边被磨砺出来了。在之前的熊市里边有一些磨炼,其实我个人倒没有特别被创业以来的事情所烦恼和纠结过,所以比较融洽的一起去发展。

14、白话区块链:在《燃点》中,投资人徐小平说过这么一句话,我还蛮有感触的,分享一下,他说创业就像飞行员在飞行的同时还要造新飞机,老飞机会一直坠,新飞机如果不能及时造好,创业就可能失败了。这个过程中创业者能不焦虑吗?您对于这段话是不时有什么想法?

段新星:2017年那个时候,大家可能知道也发生了很多变化的事情,2017年,2018年整个过程中,当时有感觉有行业一天,人间一年,好像距离上一次2015年熊市那一阵,像过了七百年左右的样子。在比原链创业过程中,比如说最开始先是写完白皮书,然后一块儿弄构架,然后把代码拆开出来,这时政策又发生了一些变化,又要做出相应的应对,接着又面临很多相应的一路的问题,的确有点像从悬崖上面跳下来,你在半空中要把飞机和降落伞要造好,用这个新飞机来逃亡。

因为我们的确也看到了很多以往的一些朋友或者做的项目,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消失了,当然也很优秀,但是可能时运不是很好或者怎么样的。相比较而言,我们整个合伙人还是心比较齐,比较团结。

第二个我觉得都经历过不止一次的熊市,所以心态比较稳定,不太会受外界的干扰,你有些什么事情或者有些政策变化也好,或者有些行情的涨跌变化也好,我们还是会一直不懈的去完善技术社区,完善我们在全球用户和商业合作,逐渐把它推起来,并不会受到短期的一些干扰。

因为我们看到有很多的其它报告就会说,你怎么主链上线了,但是还没有那么多的应用,还没有公布等,其实你仔细看这其实是一些新来的用户,他并不清楚你主链开发好以后,必须还有一个比较长时间的运作推广过程,让人知道你,才能把应用一步步都完善。

还有就是有些人缺乏基本常识,他不知道数据不在官网上,而是在区块浏览器上。又或者说他没有找到比原的代码,就说你代码没有更新,这些其实也会蒙受很多不白之冤,包括想放弃等等。

其实你像比特币的开发团队还有以太坊的开发团队,他们都不能决定比特币的生产和销售,或者发布,有时候我跟朋友开玩笑,我说如果你当时卖的是一百块钱或者说五十块钱或者五块钱,可能大家都没有什么矛盾,但是这个东西不是由我们来去,我们对矿机的生产销售没有什么,我们只是把代码公布出来,算法代码公布出来,各家就生产,因为毕竟你算力越大,对安全也越好。

所以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不太多去解释和辩解,因为最终整个应用生态做出来,能做一些有意义可用的服务,能做一些好的探索,能让人知道他长期以来还是会有人认可你们的价值。所以整体来讲,我们团队算是比较幸运,能够坚持团结到今天,也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对我个人而言也是非常非常幸运的,包括长铗现在的时间可能放在比原上更多一点,有的时候我们各自管自己的一摊事情,但是交流有时候可能会少,会在会上做一些交流,但彼此还是比较了解对方的想法,比较相互支持工作。

所以我总感觉,我的这个创业过程中,还是比其他很多人幸运非常多,也很感谢这个幸运。所以我们真的没觉得创业有大家所说的那种辛苦,那种难,那种心情跌入低谷又升上天,或者要死要活,这个我倒还真的没有这种感觉,我也不清楚为什么。

15、白话区块链:没有旁观者期待的那种激烈的跌宕起伏,相对来讲相对比较顺利,创业的未来还是比较幸运的,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确实希望能够一直这样顺利。段总是这样的,我这边还想跟您聊一个事,您在研究生期间发起了南京TEDxNanjing,之后也因为TEDx结识了OK集团创始人徐明星进入了区块链行业,包括现在是比原链的创始人和CEO,从您这些选择里面,我们看的时候能够感受到,似乎能够看出一些理想主义的色彩,之前我们在采访币安何一一姐的时候,她也曾说过,说区块链这个行业需要理想主义者,所以请教段总,您觉得自己是理想主义者吗?

段新星:我不知道怎么定义这个理想主义者,但是我个人来说这个事情还是我比较乐于去做的一件事情,因为当时做TEDx的时候,早年,很早的时候,因为TED是1985年成立 一个会议,然后到2009年的时候在美国的南加州大学做了第一次授权,就说这个会议这么好,能吸引这么多有想法的人来表述他的观点,为什么不做一个品牌授权,让更多的人来自我去,那时候中国知道的人还比较少。

当时我就在用业余时间组织这个事情,因为也是个人比较喜欢,我觉得他们有一些很好的观点。而且人的确还是要有想法和观点做精神食粮的,那个我觉得比较不错。包括那个时候,现在就是加密货币领域里边也有一个台北市的议员叫徐毓仁,他也是当年台北的一个创立人和组织者,后来也到这个领域,也觉得是比较巧合的一个事情。

后来再去做这个项目,比特币,然后再做区块链这个事情,我个人觉得他整个的自由主义气息还是比较重的,因为我们现在互联网发展发展着感觉逐渐变了味道,因为我早年最开始初期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太大互联网,那个时候比如天涯的论坛,还有各个学校的BBS,但是再往后你看每个人的数据,还有你每个人的数据,每个人的很多隐私,还有很多实际的一些控制权,实际上这种信息时代的资产,每个人自己去丧失一种资产,区块链和比特币就有了这样一个属性在里面,就是比特币是你自己的一个代币,如果你不说出来,没有人能从你手上把他夺走。

它是第一次用技术手段来捍卫一个人的资产自由,我觉得是比较伟大和了不起的一个过程。我觉得这个方向还是真的有一种技术思潮在里面,当你技术发展到一个阶段,本来是由人创造的技术,但是这个技术最终是来扼杀或者是垄断,那就会有一种比较新的技术来出现,比如像区块链。

但如果说起理想主义,也不能说是完全的理想主义者,因为我是推算过的,大家很多人都知道它毕竟有点像印钞术,所以在这个行业里面还是比较幸运和幸福的,没有特别的苦逼,既能做自己想做的研究探索和尝试,同时还可以保障基本的生活,还是有不错的状态,所以我甚至都不太清楚我是不是属于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我觉得可能不是

 

专题

EOS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