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应用 > 正文

Hello New World 写在 Conflux 网络 Tethys 上线之际

2020-10-29 19:29:40作者:ZIXUN来源:资讯
Conflux 网络(Tethys)上线不是结束,而是一段全新伟大旅程的开始。

海洋是众神之源。

——荷马 《伊利亚特》 卷 14 第 200 行

海洋,无垠无状,从古至今,以它的博大和神秘,不断激发着人类的想象力、探索欲和冒险精神,将居于陆地的我们,一次次召唤至它的面前。

海洋不仅孕育神衹,也孕育生命和人类文明。

人类为海洋着迷,从远古开始。

不同于其他内陆河流文明,古希腊人依托海洋而生,作为世界上已知古代文明中唯一的海洋文明,古希腊文明对辽阔的蔚蓝色汪洋心怀敬畏与好奇。

赫西俄德《神谱》记载,天与地的起源,一切皆从混沌开始。深不可测的海—— Pontus,是最早的海神。

大地女神Gaia 受孕于天,诞下 12 泰坦。

Oceanus 大洋河流之神,十二泰坦之首,是地球上往复循环的大洋系统。

Tethys 沧海女神,十二泰坦之一,孕育了地球上所有的河流,以及三千海洋女神。

古希腊人大概是从那时起走向海洋,这可能也是人类第一次走向海洋。

自此后的希腊神话,基本上围绕着海洋展开。

在神话里,人类从丰盛富饶的黄金时代跌落,智慧与力量受到限制,失去了漫长的生命,面对没有尽头的忧愁与烦恼,却依然保持着桀骜不驯。

不愿屈从于奥林匹斯山上无限的权力,不愿屈从于神喻诅咒或预言,人类探索未知的大陆,探索天空,也探索海洋。

且,从未停止。

Conflux,意为汇流,从涓涓细流,汇聚成江河,奔涌至海洋,蒸腾为云霞,回归大地,又成溪泉。暗合中国上善若水的古老智慧。

海纳百川,周而复始,于动而生。

世间真理亦如此。从懵懂到睿智,以知识为传承,以谦卑之姿态,一代一代,霓虹闪烁取代了钻木取火,人类从远古走来,在科技的指引下走向未知之地。

经历了Pontus 及 Oceanus 两个阶段后,Conflux 网络今日起正式迈入 Tethys 时代。恰如第一个生命诞生于海洋,从无到有,从古老到摩登,从漆黑贫瘠的深渊到物种丰饶的海面,一个崭新的时代拉开帷幕。

诚然,我们的社会一直在变,却鲜少有从1969 年开始的那样深刻的变化。

1957 年 10 月 4 日,苏联成功发射世界第一颗人造卫星“卫星一号(斯普特尼克1号)”,这标志着苏联在“争霸”的过程中暂时取得领先。

image.png

美国对此的应对,则是在1958 年成立 ARPA (美国高级研究计划局),该部门的目标是为了保证美国在科技竞赛中的领导地位,将科学技术应用于军事领域。

1969 年,美国 ARPA 提供经费,联合多家计算机公司和斯坦福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等4所高校,共同开发ARPANET(阿帕网)。ARPANET 作为军用系统,当时一共只有4个节点。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无心插柳之下,改变世界的进程从此开始。

ARPANET 逐渐分化成两个部分,一部分留在了军事领域,另一部分走入了普通人的生活。

Web 1.0,初代互联网呱呱坠地。作为第一代网络,它是静态的、单向的,它解决了人们对信息搜索、聚合的需求,门户网站和黄页则是我们最常见的 Web 1.0 模式的代表。

但很快,单向的互联网便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人们已经不满足于倾听,Web 2.0 应运而生。Web 2.0 的初衷,在于让互联网上拥有更加多元的声音,普罗大众也首次拥有了发声的权利。Web 2.0 时代由社交媒体、博客及在线社区组成,用户可以在实时地交互和协作,自 2004 年出现的 Web 2.0,至今仍然繁荣。

野蛮生长51 年之后,互联网的力量已经充斥了人类生活的各个角落,全球互联网普及率高达 67%,并且仍然在持续增长中。“年过半百”的互联网,因为有了数十亿人的参与而变得异彩纷呈,并重新解构了这个世界。

原本用来服务于军事、战争、甚至杀戮的互联网,却成了20 世纪人类最重要的发明。互联网的发展,得以让数以亿计的人们享受到科技带来的便利,并且它们大多是免费的。它向人们展示了无限可能,帮助人们更加高效地获取知识,打破了阶层、距离、语言与性别的限制,在互联网这个线上空间里,再也没有贵族与皇帝,人们第一次拥有了与这个世界平等对话的权利。

互联网,曾是盗火者普罗米修斯。But each coin has two sides.

时光荏苒,今天的中心化互联网正在逐渐暴露出它的弊端,每个人都被这个庞大系统的阴影笼罩,“美丽新世界”的大门渐渐拉开。

随着世界逐步走进互联网时代,也诞生了Google、Facebook 和抖音这样 Web 2.0 时代的垄断寡头。人们渐渐发现,他们为了便捷在网络上所留存的信息,逐渐成为少数垄断寡头们的“金矿”。当数据成为敛财工具,隐私也成了寡头们缜密布局中的一枚棋子。这些巨头利用信息不对等和手中的资本,不仅疯狂地将属于每个人的隐私数据据为己有,甚至利用大数据操纵言论及选举结果。此前曝光的“剑桥门”显示,超过 5000 万 Facebook 用户的个人信息被盗用,影响了 2016 美国大选及英国“脱欧”公投等重大事件的结果。

与此同时,创业者和初创公司的处境亦变得艰难。时至今日,一旦大平台与寡头们改变游戏规则,客户与利润就会被抢走。

创新被“不确定性”所取代,互联网变得不那么有趣和有活力。

需求催生创新。

就在我们扣响Web3.0 时代的大门时,我们发现“数据”正在成为我们最重要的资产之一,互联网寡头无时无刻窥探我们隐私的行为令人如鲠在喉,我们希望数据的所有权能够回归创造者本身。

正是在这种强烈的呼声下,在隐秘的角落里,去中心化与加密网络正在萌芽。

“加密朋克”(Cypherpunk)起初只是一小搓人的聚会,几个相熟的朋友聚在一起讨论一些看似令人头疼的程序和密码问题。他们的交流都是通过当时最新的加密方式(如 PGP)进行,因此每个人的隐私都可以得到很好地保护,同时大家的想法也得以毫无负担地自由分享。

“加密朋克宣言”中对隐私的诠释,彰显了他们的态度:

隐私的存在对于电子时代的开放社会十分必要,但隐私并非秘密。隐私,是你不希望全世界都知道的事。而秘密,是你不想任何人知道的事。隐私是个人的一种权力,让他可以有选择的对外部世界披露自己的信息。

既然我们需要隐私,我们就必须保证交易中的一方,仅获得参与交易平台必须的信息。

这种“安全 + 自由”的组合,与思想碰撞的火花,点亮了去中心化网络的未来。

2008 年 10 月,一个名叫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匿名人士(或组织)向 metzdowd.com 的“加密朋克”邮件列表中发布了一篇论文《比特币:P2P 电子现金系统》。

image.png

至此,比特币和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去中心化区块链网络,登上了历史舞台。时至今日,经历了十余年的发展,比特币依然是区块链世界里闪耀的那颗启明星。

那时,还是“网瘾”少年的 Vitalik,最爱的游戏是《魔兽世界》,天资聪颖的他在游戏中的等级极高。但不幸的是,《魔兽世界》的制作公司暴雪(Blizzard)对他心爱的游戏角色动手了,毫无预兆的取消了“生命虹吸”这个技能。为此,愤怒的Vitalik 多次联系暴雪工程师,获得的回复是:为了游戏角色平衡,不能恢复。

那一刻,他意识到在许多时候,人们并不自由,甚至在别人拿走自己的劳动成果的时候,无能为力,直到他遇到了改变他人生轨迹的比特币。

转眼到了2014 年,痴迷比特币的 Vitalik 发现了比特币在先天设计上有无法突破的局限性,他提出的以探索“下一代加密货币与去中心化应用平台”为目标的以太坊,一经问世便受到许多极客的追捧。

以太坊协议多年的运营和其网络效应,让它获得了令人瞩目的先发优势。智能合约是以太坊吸引追随者的一大卖点,其通用性和可塑性让开发者们趋之若鹜,却增加了整个系统的复杂性和资产安全方面的隐忧。

相较于比特币每秒可以处理3-7 笔交易数据,以太坊每秒可处理 14-20 笔交易已经是巨大的飞跃,但是相较于我们习惯的、已经无比成熟的中心化系统来说,以太坊的性能短板就凸显出来。

由于性能不足,导致以太坊上合约运行速度缓慢,一旦交易量增多,拥堵的网络会导致交易费用居高不下。

很遗憾,去中心化网络2.0 时代人们期待的“新生产力带来的飞跃”并没有出现。区块链技术具有革命性,却耽于性能的瓶颈。经过 10 余年的发展,它并没有真正地走入人们的生活,反而变成了少数“科学家”和冒险家的乐园。他们关起门,在里面自得自乐,甚至将这里当成法外之地,肆意敛聚钱财,挥霍良知。

虽然令人难以接受,但很多时候,科技创新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提高效率、改善人类的生活,相反,他们的目标是威慑、垄断、攫取超额的利润。只有认识到了这个真相,才会了解“科技向善”是划时代的能力。

走入千家万户的科技,才是值得被留下的科技,改变人类生活的创新,才是对未来负责任的创新。即使曾是“国家机密”的 ARPANET(阿帕网),最终也因为改良后惠及全世界,才被人们所铭记。

image.png

接过前人的传承,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脚下是滚滚的历史车轮。无数“后浪”前赴后继,Conflux 也是其中之一。新时代,没有“天选之子”,我们都是建设者。

与“加密宣言”一样,许多伟大旅程的开端,只是平铺直叙的历史文字里一个不经意的注脚。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几个认真的年轻人,从一堂清华大学密码学课程关于比特币的课后讨论,论证出了一个模型,经过了相关的科学实验,总结出了一篇论文《Scaling Nakamoto Consensus to Thousands of Transactions per Second》,并被收录在 arXiv 上。

理论验证成功,原以为他们的学术合作也将告一段落。

但“只有被用了,才有意义”,最初只是作为论文来准备的模型,在姚期智老师的支持下得以走出象牙塔。

通过多次测试,“树图”(Tree-graph)共识算法,每秒交易处理量可以达到 3000+。

突破性能和去中心化网络中确认时间的瓶颈,这一次,我们希望将紧闭的“真理之门”推开一条缝隙,让向善的科技走入各行各业,让去中心化网络走入人们的生活这件“小事”,成为可能。

为此,我们准备了2 年。

2 年后的今天, Conflux 网络的基础设施已经初步构建完毕。同时,我们还保留了测试网络,为后续开发人员提供同 Conflux 网络(Tethys)开发环境相同的开发测试环境。

为将区块链的精神贯彻到底,我们将持续进行算法开源,与世界共享研究成果,让更多的人可以因为科技创新而享受到更好的生活。为鼓励这种“向善”的创新,Conflux 也将在技术、社区、资金和政策等各个层面,对开发者进行全方位的支持。

当网络基础设施与生态构建完成之后,Conflux 希望可以利用 自身优异的性能为未来商业赋能,实现资产和数据的互通互信,创建一个更具价值的网络世界。

我们珍惜现在,但我们也看到了未来。

未来世界是公平的,是人人可参与的。

未来的世界,每个人都应该是隐私数据的主人,人们理应拥有对个人数据的控制权和分享权;每个人都应该是劳动所得价值的主人,人们理应有说“不”的权利。向善的科技,应该有利于全人类的发展,我们遵循道德和法律,相信人性的力量,也有直面那些不公平、那些“枷锁”的勇气。

对习惯的妥协毁掉一个人,对“恶”的妥协则可以毁掉一个世界。

如果说每一个划时代的进步都需要先驱,如果总有人需要开辟在前,如果总有人需要惠及后人,如果总有人要对“他们”说“不”,那么,Conflux 愿同无数“后浪”一起,成为下一个时代的盗火者,燃烧自己照亮前行的路。新时代,人人都是建设者。

Conflux 网络(Tethys)上线不是结束,而是一段全新伟大旅程的开始。

同时,Conflux 网络也将以全新形象与大家见面。

黑色代表大地,蓝色代表天空。Conflux 拼写中的字母“C”与“F”像中国传统的榫卯结构一样交错扣合相生相成,以一个支点立于地面,“树图”将扎根于现在,面向未来,托起希望,欣欣向荣,葳蕤繁盛。

image.png

Conflux 团队也将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持续提供网络技术保障与支持,直到其最终完全交付社区。我们希望在飞速迭代的区块链加密网络历史进程中,Conflux 网络能够和你一起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image.png

让我们引用诗人Dylan Thomas 的那首贯穿电影《星际穿越》的作品作为致敬。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从未停歇。感谢那些在黑暗中发出光明的人们,感谢那些替我们打破不合理的人们,愿那些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的人们,永垂不朽。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荒漠里生不出虚弱的草,海洋里没有无名之辈。

生命从海洋孕育,但从海洋走出的不仅是生命。信仰,也将从海底冉冉升起,生生不息。

附录:Conflux的旅程

2018 年第二季度,Conflux 原型实现,发布内部测试网。

2018 年第四季度,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市场最萧条的时候,红杉中国、峰瑞资本、华创资本、百度风投、融 360、MetaStable、Fundamental Labs 和 IMO Ventures 等投资机构依然对 Conflux 持有信心,给予 Conflux 网络 3500 万美元的战略投资。

测试网络于2019 年 4 月 4 日上线,并在当季度通过安全审计。

2019 年第三季度,专注于 Conflux 网络生态的开发及运营等相关工作的杭州应用开发运营中心成立。

2020 年第一季度,上海树图区块链研究院在上海市政府、市科委、徐汇区政府等相关部门的关怀与扶持下,正式揭牌。研究院基于树图(Conflux)区块链底层系统,主要开展分布式共识算法和区块链系统性能的技术攻关。

与此同时,我们开发了名为“ShuttleFlow”的跨链协议,可以为用户提供安全、高效、便捷的资产跨链桥梁。通过在比特币和以太坊网络部署多签合约地址多签映射,完成在比特币及以太坊上通过多签方式托管用户资产,以 1:1 映射的方式将 BTC、ETH 和 USDT 等其它稳定币引入到 Conflux 网络环境中,为推进 Conflux 网络上 DeFi 生态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image.png

除资产跨链之外,Conflux 开发团队还联合了以 Justin 和 Sophia 为代表的社区同仁开发了名为“BoomFlow”的去中心化交易协议。这份协议包含闪兑、交易撮合等多种功能接口和高频匹配引擎,足以支持去中心化交易运营商在 Conflux 底层网络上顺利、高效运行。

运营商可在无需许可的环境下免费接入Boomflow 协议,并使用 API 接口自定义设定费用参数,开发个性化且友好的用户界面,并采用独特的用户运营策略。

image.png

2020 年 4 月 27 日,网络第一阶段(Pontus)上线,Pontus 已经可以提供一个稳定的底层网络环境,供 Conflux 生态之上的合作伙伴测试开发 DApp。同一天,ShuttleFlow 资产跨链联盟成立,比特派 Bitpie 和 Dappbirds 目前都是资产跨链联盟的成员。

2020 年第三季度,网络第二阶段(Oceanus)上线,本阶段, Conflux 共组织了 14 次测试挖矿活动,5000+ 位矿工参与到了 Conflux 网络的稳定运行测试中。在测试挖矿活动中,网络节点数量达到 4800+,Conflux 正式跻身世界第三大去中心化网络。

image.png

8 月 19 日,树图区块链研究中心入驻长沙,湖南湘江树图区块链创新中心暨区块链底层技术及应用湖南省重点实验室在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揭牌。

直至今天,网络第三阶段(Tethys)正式上线。

这期间Conflux 网络共经历了 63 次网络重启,团队产出了 50000+ 字的科普内容和教学教程,科普及热点视频近 300 个,发布论文 3 篇,其中 2 篇 为国际顶级会议收录。

社区自发组织的”起源计划“、“北斗计划·天枢大学生区块链创业营”和“烤仔城市ConFi CITY 盲盒 NFT”等活动或生态项目,为区块链技术的科普和创业、应用埋下了可以燎原的星星火种。

曾有人民网、中新网、新华网和光明日报等十余家重量级媒体,对Conflux进行报道。

0.1%,是目前 Conflux 网络旅程的进度条。

在苍茫的未知中探索,注定是少数勇士的宿命。但不是所有先驱,都会成为先烈。

星河浩瀚,百川赴海,人间故里。前路漫漫,在更遥远的旅程中,会有繁花似锦,会有高朋满座,会有Conflux,希望也有你。

合作联系/投稿/纠错

标签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