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内打开
风险提示: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的非法集资风险。 ——银保监会等五部门

孙宇晨与V神之间的口水战最后谁赢了?

白话区块链 2019-04-25 11:41:15
微信分享

扫码分享

孙宇晨 VS V神孙宇晨可谓是圈内的营销天才。当他的波场Tron还似步履蹒跚的幼儿之时,就敢和第一公链以太坊开杠。彼时,以太坊市值近700亿美元,波场Tron只有20亿美元,连以太坊的3%

作者:亦可Pp / 来源:白话区块链

孙宇晨 VS V神
 

孙宇晨可谓是圈内的营销天才。当他的波场Tron还似步履蹒跚的幼儿之时,就敢和第一公链以太坊开杠。彼时,以太坊市值近700亿美元,波场Tron只有20亿美元,连以太坊的3%都不到。

孙宇晨有备而来,上来就直接开杠,目标直指以太坊。孙宇晨列举了7条波场优于以太坊的理由,认为波场的未来将比以太坊更光明。

image.png

V神在其这条推文下回复,称在这7条之上,应该加上第8条:Ctrl+C和Ctrl+V比键盘键入新内容更有效率,暗指波场白皮书抄袭以太坊。

image.png

在这场“碰瓷”营销中,孙宇晨用V神的流量给波场积攒了大量的人气。而后他又马上发起一系列的跟进活动,在Youtube上亲自出面录制宣传视频、在纳斯达克大屏上投放广告,甚至在Twitter上举办摄影大赛,鼓励大家把自己的头像纹身上……

看到孙宇晨的营销风生水起,V神也不甘寂寞。今年4月1日,他晒出了一张与孙宇晨海报的合影,配语:让我们走向更光明的明天。疑似两人和好。

image.png

孙宇晨转发了这条状态,并回复了一句“Love you💗”

image.png

这像极了“爱情,要不是愚人节,我差点就真信了。

几乎孙宇晨每次营销,都能给波场带来热度和话题。这或许波场能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03 
BM VS V神

被推上扑克牌小王位置的以太坊核心人物V神,需要面对的挑战自然不少。除了孙宇晨的闹腾,还要应对EOS创始人BM的“挑衅”。

BM和V神之间的“爱恨情仇”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那时以太坊已成功募资到约1840万美元,EOS还只是BM的脑海里的一个构想。在那一年的区块链开发者大会上,BM就向V神抛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如何处理所有应用链集中建立在一条区块链上的问题?

V神并没有正面回答BM的问题,这也为日后他们矛盾的发酵埋下了伏笔。

故事来到了2017年5月,BM在纽约共识大会上正式对外公布了EOS概念,并倡导了一种新型公链生态管理模式:超级节点。

一向推崇去中心化精神的V神,面对BM此举,他表示反感。在Twitter上直接向EOS发难。他认为,EOS的21个超级节点之间可能会互相联系共谋,不是真正的民主。

对V神的这番评论,BM完全不当回事,并表示:先去担心你的以太坊吧。

去年3月,V神在个人网站上发布长文《关于治理(第二部分),财阀统治仍是坏事》,文中他就以EOS为例,论证其观点。

image.png

V神指出:

在 EOS 系统内,当选超级节点就可以获得丰厚的回报,超高的回报吸引着无数人参与到超级节点的竞选中去,由此引发贿选问题;贿选在中国的EOS超级节点竞选中极为常见;而解决这一问题更好的方案就是创造一个良好的经济系统,设置合理的奖惩机制。

对此,BM也不甘示弱,在自己博客上发表文章《加密经济治理的局限性》,针对V神所提出的问题怒怼回去。

image.png

BM认为自己设计的系统建立在人性本善的大前提之下,而他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因此只要超过三分之二的超级节点团队是诚实的,那么EOS系统将发展壮大;并且认为V神所描述的加密经济系统只有在完全封闭的情况下才能成立,那是乌托邦式的理想,现实生活中是不存在的。

除了日常回应来自V神的质疑,BM似乎不愿意放过每个可以打击V神的机会。近期他就非常喜欢在Twitter上转发网友唱多EOS唱空ETH的推文,并表示ETH上的大量DApp开发者正在迁移到EOS上,而他们中没有人打算迁移回ETH。

image.png

V神和BM的矛盾,归根结底还是社区治理理念不同,特别是关于去中心化治理究竟要到什么程度。他们虽经常针锋相对,实则都在为一个终极目标而努力:尽力减少社会腐败和实现社会自由最大化。 
 

 04 
扩容派 VS 保皇派

上文提及的BCH分裂不是区块链发展史第一次分裂,在此之前,对比特币区块是否需要扩容意见不合,最终导致在2017年8月1日,比特币分裂出BTC和BCH两条链。

随着区块链和比特币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和接受,比特币链上的交易也越来越多。比特币交易拥堵及矿工费高等问题越发严重,影响了比特币的使用体验和发展,这些问题亟待解决。

比特币社区为此分成了两大主要阵营:扩容派和保皇派(又称Bitcoin Core团队)。其中扩容派主要支持者为比特币矿工,比特大陆的吴忌寒就是其代表人物,他们主张区块大小从1M直接扩容到8M,这种做法好似拓宽车道,由双车道变成4车道。另一边,是以缪永权等为代表的比特币核心开发者组成保皇派,他们则决定用闪电网络来解决交易拥堵的问题,好比为了缓解主干道交通压力,在道路上方造桥分流。

此前,两个阵营为了协商此事开过两次大会,先后达成了香港共识和纽约共识,但后来都因种种原因无疾而终。

推特上的讨论,最后变成了“经典”的骂战:

image.png

由于在香港共识中,比特币核心开发者事后反悔当初达成的共识,扩容派被“放鸽子”。1年后的纽约会议上,扩容派直接将保皇派代表拒之门外,这在保皇派看来,吴忌寒所代表的大矿池们野心太重,吴忌寒由此被这批人称作“Jihad”,对应英文中的“恐怖分子”。

2017年8月,扩容派分叉出了Bitcoin Cash,也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BCH。

同年12月,保皇派的闪电网络RC1也发布试验版,主网交易已经完成。2018年3月闪电网络在比特币主网上开始正式启动。截至目前,闪电网络节点数已超过8000个,网络容量超过1000枚BTC。

比特币的这次分叉,最终让两派人分道扬镳,在比特币的发展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让持有不同理念的阵营,秉持自己的理念前行,从这个角度看,这正是区块链的伟大之处,可以不再让少数派理念被多数派所裹挟;同时为比特币“家族”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05 
结论

对于业内大佬们的“撕逼”和“口水战”,很多人持否定态度,认为最好通过和平的方式来处理,但如果换一个角度看,有“撕逼”和“战争”的领域,往往意味着这是个充满活力、快速发展的行业。意见不合,正说明大家有不同的观点或理念,争执也是一种切磋交流的形式,能吸引更多的关注,让更多人认识这个行业;争执更是一种态度,敢于为自己所秉持的理念摇旗呐喊,甚至不惜斯文扫地。所谓君子和而不同,像区块链这样的新兴行业呈现出来的百家争鸣的态势,也许能更好、更快推动行业的发展。

下载白话区块链APP

区块链世界入口第一站,人人都能看懂的区块链;24 小时热点实时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