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人物 > 正文

江卓尔谈比特币、科普、挖矿,构建可量化、反脆弱的交易系统

2019-08-29 00:21:26作者:晏文春来源:白话区块链
如果在 2013 年的年底(比特币刚刚经历了大瀑布)进入这个行业,到现在你会成为谁?<br /> 莱比特矿池的创始人江卓尔就是在这个时间点进入了加密货币行业。
原标题:《江卓尔:科普、挖矿,构建可量化、反脆弱的交易系统》 

加密货币圈内有这样一句玩笑话:

圈内有 99.99% 的人都在抱怨,其中 99% 抱怨自己上车不够早,0.99% 的人抱怨自己下车早了,剩下的 0.01% 成为了传奇人物被人津津乐道。

 

这虽是一句玩笑话,却很形象地反映了这个圈子的真实情况。

如果可以选,你觉得选在哪一天参与加密货币可以不抱怨?如果在 2013 年的年底(比特币刚刚经历了大瀑布)进入这个行业,到现在你会成为谁?

莱比特矿池的创始人江卓尔就是在这个时间点进入了加密货币行业,从最初的两台显卡矿机起步,发展到自有 20 多万台矿机,并创办了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池之一——莱比特矿池(BTC.TOP)。

image.png

5 年多时间,矿机数量上涨 10 万倍,总体收益数千倍,江卓尔是如何做到的呢?是运气还是背后有强大的、值得借鉴的方法论呢?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江卓尔在加密货币行业快速崛起的传奇历程。

 

 01 
从大数据到比特币

江卓尔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获得了计算机和工商管理学双学位。作为一名程序员,他毕业以后在上海移动做数据仓库和大数据分析。

“用大数据看人,就像人看蚂蚁一样“的理念,以及大数据分析的专业知识,为江卓尔之后投资加密货币提供了极其有效的指导。

江卓尔第一次听到比特币是在 2011 年,和很多人一样,最初听到比特币并没有把它当回事,等再次听到的时候基本都是比特币下一次快速上涨的时候。比特币再一次进入江卓尔的视野是在 2013 年,那时候他还在上海移动,带领十几个人的团队做大数据分析。这一次,他没有再错过机会,而是认准了比特币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2013 年 10 月,江卓尔毅然辞职,从两台显卡矿机起步,从挖莱特币(LTC)等山寨币开始,经过 4~5 年的时间,缔造了一个矿业巨头。

 

 02 
科普

对自己在区块链行业做的事情,江卓尔总结为两点:科普和挖矿

江卓尔对比特币的理解深刻,观点鲜明,而且还能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表达出来,也敢于用犀利的逻辑与人辩论。这些特质让江卓尔迅速成为行业的 KOL(关键意见领袖)之一。

江卓尔在知乎上写的科普长文《比特币是什么》,是中文社区中最广为流传的比特币科普文章,浏览量近 600 万次,是很多人入门区块链的必读文章,甚至还有不少区块链公司拿它作为新员工入职培训教材。

image.png

 

除了知乎这篇爆款,江卓尔在微博平台上发布了很多区块链行业的热点解读文章,阅读量也基本为 10w+。这些文章紧跟行业动态,对事件进行深入浅出的解读,是很多人学习区块链知识的必读内容。比如 BCH 与 BSV 算力战之际写的《天下大义当混为一》上、中、下系列,累计阅读量达到 50w+,其中下篇《天下大义当混为一之算力战》阅读量更是超过了 30w。

image.png

 

江卓尔的文章能得到读者的如此偏爱,根本原因还是他对区块链、比特币的深刻理解。

 

 03 
挖矿三重门

除了科普,江卓尔的另一个标签就是挖矿,挖矿是江卓尔在区块链行业的最大业务。

江卓尔创办的莱比特币矿池,目前是全球头部比特币矿池之一,而这一切起源于 2013 年底的两台显卡矿机。

2013 年 12 月 10 日,江卓尔买了两台 7950 五卡的显卡矿机,这在当时是逆趋势而动。彼时,比特币 11 月 19 日达到 8000 元泡沫高峰,莱特币 11 月 28 日达到 380 元泡沫高峰后,迅速崩盘。很多人因此萌生退意,江卓尔顺利接手了他人转让的矿场,并和另外几个矿场、大矿工谈好了租赁。

意识到矿池是挖山寨币的关键后,江卓尔在 2013 年 12 月组建了团队,着手建立矿池,2014 年 1 月 1 日注册了莱比特矿池域名。

成立之初的莱比特矿池,定位机枪池会根据挖矿难度、出块奖励、市场价格、市场深度、成熟时间等参数,以秒为单位,寻找收益最高的 Token 并自动切换一部分算力到上面进行挖矿,同时还通过联合挖矿等方式进一步提高收益。

莱比特矿池通过山寨币提供了远超过理论收益的产出。矿池成立之初,7 日收益高达 40% 以上,因此发展迅速,很快在莱特币算法和 X11 算法上占据了世界第一的位置。不过遗憾的是,由于比特币的算法几乎没有山寨币可挖,以及算力基本被矿机厂家控制,小算力挖矿风险大等原因,导致莱比特矿池一直难以进入比特币矿池领域,只能在莱特币算法和 X11 算法领域“称王称霸”。

通过挖山寨币然后兑换成比特币的方式,江卓尔赚到了大量的比特币。

后来,比特币发生了扩容之争,这让江卓尔意识到“想要保护自己的比特币,必须要有比特币算力”。于是,在 2016 年,江卓尔建立了自己的比特币矿池——BTC.TOP。在 2017 年牛市期间,BTC.TOP 一度成为全网算力最大的矿池。

这是挖矿之于江卓尔的第一重意义:用算力守护自己的财产!

2017 年“九四”期间和 2018 年底的矿难期间,很多矿场关停,矿机论斤卖,恐慌情绪在整个挖矿行业蔓延。出人意料的是,江卓尔却在这个时间点加杠杆——借钱挖矿,将自己的币抵押,借钱买入矿机。

通过矿业,江卓尔构建了以币为核心的业务体系。构建以币为核心业务体系的人,即使出现了一些极端的情况,也存在东山再起的机会,比如赵东多次爆仓,但是依靠场外交易,收取以币计价的佣金,最终穿越了牛熊。

这是挖矿之于江卓尔的第二重意义:构建以币为核心的业务体系,让自己永远不会被甩下车。

依靠算力,江卓尔在几个关键节点发挥了重要作用:

1、2017 年 8 月,由于大区块党和 Core 党在区块扩容事件上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BTC.TOP 成为支持大区块的主要矿池之一,确保 BCH 顺利分叉,为比特币创造了多样性;

2、2018 年 11 月,澳本聪与 BCH 理念不合,声称发起算力战,让 BCH 成为一条符合自己理念的链,并声称无论是算力战还是消耗战,会一直烧钱,直到 BCHABC 失败为止。江卓尔作为支持 BCHABC 一员,调动自己的算力守护 BCH 的安全,最后澳本聪分叉出一条新链 BSV。

3、2019 年 5 月,BCH 升级期间,有人蓄意破坏,江卓尔调动 BTC.TOP 矿池,联合其他几大矿池,紧急挖出 10 个空块,利用 BCH 的防重组保护,以确保此次升级不会被回滚。

 

这是挖矿之于江卓尔的第三重意义:用算力为自己的理念投票!

 

 04 
超越数学模型的交易系统

江卓尔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获得数千倍的收益,直接原因是多次成功的逃顶和抄底,江卓尔称之为“投资之术”。江卓尔对大趋势的判断有自己的方法论,而且敢于为自己的判断下注。

以下是针对江卓尔的趋势判断方法以及交易系统的访谈,需要注意的是,他的方法并不适用于每一个人,以前奏效不代表未来也奏效,任何人都需要独立思考。

1、交易系统 1.0:可量化的交易系统

白话区块链:江总,我记得您不太喜欢谈短期币价涨跌,还曾经评价那些短线行情分析师为“伪上帝派”,能给我们讲讲为什么吗?

江卓尔:我认为短期价格问上帝,长期价格看用户数。对币价的判断,应该看大周期和大趋势,建立可量化的数学模型,即便是模糊的正确也好过精确的错误。

白话区块链:短期价格问上帝,这也吻合了随机漫步理论(Random Walk Theory,认为证券价格的波动是随机的、没有规律的)。记得您早期还提出了一个“大周期理论”,能介绍一下吗?

江卓尔:我提出的“大周期理论”,预测的是一轮牛熊的高点和低点,背后的逻辑是比特币总市值越大,波动率越小。先看下图,2014 年泡沫与 2011 年泡沫相比,比特币跌幅减小了 6.86%。涨幅是波动率的另外一个指标,它们之间应该成比例。

 

 

我根据 2011 年和 2014 年两个泡沫周期,准确预测了这一轮熊市在”2019 年春节前后”和”3000 美元"见底。

白话区块链:除了“大周期理论”,您还特别强调过“三大泡沫指数”,通过这三大指数判断大趋势,今天能给我们介绍下吗?

江卓尔:我提出的第一大泡沫指数,是指比特币总市值(100 亿为单位)除以活跃地址数(10 万为单位)的根号二次方,我们暂且称为梅特卡夫指数。这个指数的底层逻辑是梅特卡夫定律,即网络的价格和联网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

在这个模型中,用活跃地址数来等价真实的用户数。如果币价在短时间内暴涨,而用户数却没用同步上涨,根据梅特卡夫定律,这样的价格是没有用户数支撑的,泡沫就出现了。

image.png

▲ 蓝色是比特币的总市值,单位是 100 亿;橙色线是比特币的活跃地址,以 10 万为单位。泡沫指数就是把总市值除以活跃地址的根号二次方。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个指标的参考性在渐弱,甚至极端情况下会失效。这是因为比特币的区块大小被锁死在 1M 大小,每个区块能打包的交易上限在 4000 笔左右,当交易出现拥堵的时候,就无法反映出真实的活跃地址数。

我提出的第二大泡沫指数,是比特币 60 日累计涨幅,由每日的涨幅相加得到,而不是用第 60 日的价格除以第一天的价格。这个指标的逻辑是,大量新入场的人和资金引爆牛市,但如果价格上涨的速度大幅超过了新资金的入场速度,那么新进资金就无法支撑暴涨的价格,币价最终会崩盘。

image.png

 

在 2011 年和 2013 年的三次崩盘前,都出现了 60 日涨幅超过 200% 的情况。上图便是用这个指标识别出了这几次涨幅过快的风险。

我提出的第三大泡沫指数,是矿机的静态回本天数(矿机价格除以每天净收益)。如果多数主流矿机的回本天数大幅下降,那么这是见顶信号。这个指标的逻辑是工业化生产矿机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币价上涨的速度,说明币价上涨太快,难以为继。

image.png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指标在 2017 年 12 月,S9 的回本周期从 200 天左右快速下降到 100 天附近,很明显是见顶的信号。

需要说明的是,这三大泡沫指数需要综合参考,而且即使综合参考了这三大指标,它仍然是不完美的,可能会出现虚发警报和漏发警报的情况。

大周期理论和三大泡沫指数,只能算是我个人交易系统 1.0 的内容,现在已经升级到 2.0 了,添加了不少内容。

2、交易系统 2.0:反脆弱的交易系统

白话区块链:江总,相比于交易系统 1.0,2.0 的主要特点是什么呢?

江卓尔:我个人的交易系统 2.0 核心在于反脆弱性。反脆弱性是指随机事件中(尤其是黑天鹅事件),如果你是获利的一方,那么你就是具有反脆弱性的;反之,你就是脆弱的。在加密货币行业,黑天鹅频繁出没,特别需要让自己具有反脆弱性。

白话区块链:江总,您是如何让自己的交易系统具有反脆弱性?

江卓尔:在上次和你们白话区块链的直播中,我提到过“轻判断,重风控”。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应该有自己的观点,但是,要谨慎地为自己的观点下注,重视风控。这是因为加密货币自带黑天鹅体质,为了防范不确定性,即便通过经验判断了方向,也要避免一次性下重注。

在这一点上了,有很多反面的例子。比如大区块党,认可 BCH 下重注,不曾想澳本聪与 BCH 演化的理念不合,造成社区分裂,分叉出 BSV,让 BCH 元气大伤,重仓 BCH 者损失惨重。

另外一个我称之为“盖泉眼理论”。盖泉眼不是说要布局更多的赛道,以免错过绝好的投资机会,而是要发现新的价值。价值发现是多维的,但究其本质,只有新的自由才有巨大的投资价值。举个例子,比特币带来了货币自由,以太坊带来了股权自由。在加密货币行业,最赚钱的就是发现价值币,然后屯它。

当然了,这个行业在不断地发展,我的认知水平也在升级,我个人的交易系统也会不断更新升级,这个世界不存在一劳永逸的交易系统。

 

 05 
万物速朽,进化永恒

在区块链的世界里,不少人喜欢说“信仰”。

江卓尔的观点与众不同,他更愿意用进化的眼光看待区块链的发展。在比特币扩容之争出现分歧的时候,江卓尔用真金白银构建的比特币算力,投票给自己认可的演化方向——用算力支持比特币扩容,为比特币演化方向创造一种可能性。

如果借鉴互联网发展历史来看,发展了 20 多年的互联网行业,如今的排头兵早已不是当年的领航者,所以也许再过一些时间,比特币也不会是现在的模样,比特币也未必会永远存在,但区块链在很长时间都会存在,区块链可能会演化出一棵庞大的进化之树,充满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image.png

比特币,多一种选择,多一份自由;区块链,一个孕育自由的系统!

合作联系/投稿/纠错

标签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