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漫谈 > 正文

85后从白手起家到165亿身家空降富豪榜,仅用了8年

2019-01-02 15:13:34作者:刘怡嘉来源:白话区块链
在比特币十岁生日之际,白话区块链进行了“比特币10大人物评选”活动,评选出白话读者心目中对比特币影响大、贡献大的10大人物。为此,白话特推出“比特币10大人物传记系列“,今天这篇文章就是排在第四名的“比特币算力之王”——吴忌寒的人物传记。

“吴忌寒和詹克团不久或将同时卸任比特大陆CEO一职,接任者为王姓人士。”

12月8日,这条关于吴忌寒的传闻在区块链圈内不胫而走,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谢谢关注,不予置评,请以招股说明书为准。”比特大陆市场总监江志华的这个回应,显然不足以平息网友的“好奇之心”,一时间,各种猜测、阴谋论、冷嘲热讽、段子扑面袭来。

无论传言是否属实,从北大心理学和经济学双学位到翻译比特币白皮书,从创立比特大陆到支持BTC分叉、BCH硬分叉吴忌寒过去的每一步大动作,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区块链的发展。

 

 01 
初遇比特币,“倾家荡产”的投资

image.png

吴忌寒,生于1986年,从小就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19岁,他从南开中学考入北京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名风投分析师和投资经理。

2011年5月,吴忌寒第一次接触到了比特币风投者的职业习惯,驱使他运用常年积累的知识分析这种新型货币,研究其技术可行性。这次的研究,颠覆了他对于传统货币的认知。

这位爱看《罗杰斯环球投资旅行记》的少年,像书中主角一样,秉持着冒险和探索精神,义无反顾地“跳入”数字货币的浪潮之中。他向亲朋好友募集了10万元,买入了900个比特币。

令他倍感惊喜的是,2013年年底,比特币价格飙升至750美元,疯狂的涨幅让吴忌寒有了第一笔创业资本。

 

 02 
布道比特币,创建巴比特

image.png

2011年,吴忌寒结识了事业道路上的第一位贵人——长铗。

长铗,原名刘志鹏,原广西国土资源规划院的工程师,16岁开始科幻创作。身上同样有探索、冒险因子的长铗,此时也在研究比特币。

两人虽相识不久,但志趣相投。最终,他们凑齐几千块钱,租了一个服务器,共同创办了国内最早的比特币交流社区——巴比特。

在一次采访中,吴忌寒谈起创办巴比特的初衷:

“主流中文社区对比特币的评析和解释其实都是悲观的,他们普遍会将比特币视为一种金字塔的游戏,或者说一种传销的陷阱。如果有人能够很好地诠释出比特币的经济价值,同时能够向公众解释出它的基础技术原理,在当时而言会显得比较稀疏。我们感到了一种责任,需要站出来,去把一些事情讲明白。”

2011年8月,吴忌寒在巴比特发表了第一篇专栏文章,讲述他用比特币消费的经历。他在淘宝上用0.1个比特币购买了一次云服务内存升级,将同事的云服务内存从2GB空间提升至18GB。他将这次体验视为像“小时候第一次放风筝”一样美妙,而且半个月前,他还用比特币在淘宝上买过一双奢侈品拖鞋。

这两次比特币购物体验,既让他欣喜若狂,也让他认识到推广数字货币的必要性。

2011年年底,吴忌寒翻译了中本聪的《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这奠定其在区块链江湖的“地位”,被人称为“比特币布道者”、“中本聪信徒”。

 

 03 
孕育比特大陆,开创矿机帝国

image.png 是是s

2012年8月,号称“烤猫”的蒋信予在深圳成立公司,为“制造ASIC矿机”筹款。

吴忌寒又一次“倾其所有”,购买了15000股该公司的“虚拟股票”。他当时心里很清楚:“投芯片成功的概率只有3成,钱只能投一次,不成功就会倾家荡产。”但出于对比特币的信仰,他仍选择All In。

2012年12月25日,烤猫公司成功开发“世界上第一块比特币挖矿芯片”。这标志着比特币挖矿将从PC端迈入专业矿机挖矿的时代。

2013年7月,烤猫公司的矿场每月能挖出近4万个比特币,吴忌寒也因这次投资收获了人生的第一个一千万。

同期,吴忌寒又花几百万预定了圈内“四大天王”之一的南瓜张研发的Avalon矿机,但这次却惨遭南瓜张失信跳票。此时,烤猫公司也遭遇危机,内部研发第二代芯片受阻,外部遭受竞争对手强势碾压,之后“烤猫”悄无声息地隐退了。

这让吴忌寒深刻意识到自己做芯片的重要性。

要创办技术驱动型的芯片公司,自然少不了技术人才。此时,吴忌寒第二个贵人——詹克团出现了。

詹克团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当时正在运营一个名为DivaIP的创业公司。一天,吴忌寒在街头恰逢该公司员工推销业务,他当时就对詹克团产生了兴趣。

当吴忌寒决定做芯片时,便向詹克团伸出了橄榄枝。詹克团回忆说:“我花了两个小时阅读维基百科上有关比特币的内容,我意识到比特币是具备发展潜力的,所以我毫不犹豫决定加入”。

随后,两人共同创办了比特大陆。

吴忌寒认为,“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自己和朋友”。于是, 吴忌寒和詹克团达成协议:詹克团不领工资,吴忌寒出资研发芯片;若实现芯片两个关键性技术指标,整个技术团队可获得公司60%的股份。

2013年11月,詹克团带领团队研发的蚂蚁矿机S1上线,比特大陆正式开业。该矿机在市场大卖,吴忌寒在圈子里声名鹊起。

 

 04 
熊市养精蓄锐,牛市强势崛起

image.png

2014年年初,比特币市场进入熊市,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门头沟遭遇黑客攻击,丢失了85万枚比特币。

随着交易市场进入熊市,挖矿业也瞬间萧条。矿机的市场需求大幅下跌,众多矿机厂商逐渐隐退。

在币价低迷的熊市,对于一些研发实力强的矿机厂反而更有好处。因为市场会帮你淘汰掉很多竞争对手。

在众多矿机厂商逐渐退出的时候,比特大陆却仍在不断迭代矿机:2014年4月,蚂蚁S2矿机上线;7月,蚂蚁矿机S3上线;10月,蚂蚁矿机S4上线;12月,蚂蚁矿机S5上线。

2015年12月,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S7,短短两个月销售收益达4亿人民币。这成为比特币矿机界的分水岭,比特大陆正式进入垄断时代。

除销售矿机和挖矿,比特大陆还通过云服务、矿池获益,成为全球区块链加密经济产业链巨头。2016年和2017年,比特大陆陆续推出新矿池BTC.com和ConnectBTC。

 

 05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image.png

在矿机、算力方面的垄断地位,足以让吴忌寒影响比特币的命运。

2017年年初,比特币价格突破1500美元/枚。比特币1M的区块容量无法满足市场对比特币的旺盛需求,交易速度极慢。

“解决比特币区块链网络”被提上议程。以吴忌寒为代表的比特大陆支持“硬分叉”方案,即给区块扩容,犹如将道路加宽;而缪永权所领导的比特核心坚持“软分叉”方案,要求给区块适用“闪电协议”,犹如在道路上方建桥。后双方达成和解,同意隔离见证加上2M的区块链。

但这次共识被Core团队推翻,双方彻底决裂。

随即,吴忌寒推出了UAHF(用户激活硬分叉)方案:对比特币原链上所有数据备份后,取消隔离见证升级和1MB区块大小限制,采用动态区块大小,最高限制到8MB,提升比特币网络效率。

吴忌寒认为,坚持“硬分叉”是在捍卫中本聪的“去中心化”。“造桥”会弱化主干道,易导致侧链算力集中,易出现“携桥自重”的寡头,违背中本聪“去中心化”的理念。

2017年7月17日,比特大陆投资的ViaBTC宣布分叉比特币,并将生成的新币种命名为Bitcoin Cash(BCH)

2017年8月1日,比特币进行“硬分叉”,比特币现金区块诞生。当日,比特币价格一度在1小时内暴跌10%,比特大陆蚂蚁矿池也在第一时间上线 BTC 和 BCH 的挖矿切换选项,甚至请“中本聪”站台。(这个“中本聪”是一个名为 Craig Steven Wright ,自称是“中本聪”的澳洲商人,当时并没有第二个“中本聪”跳出来上演“真假中本聪”的好戏,比特币分叉事件到此接近尾声。)

因为主导了比特币史上第一次硬分叉,创造了BCH,吴忌寒被人称为“BCH之父”的同时,也多了一个“矿霸”的外号在国外论坛上,有人根据他的名字“Jihan”,称他为“Jihad”(恐怖分子),将其视为分裂比特币的“魔鬼”。

人天生就在“逆天而行”,我们微小若尘埃,却要与宇宙对抗。我们仅仅拥有70年光阴,却要与140亿年的造物较劲。

深爱《黑客帝国》的他,秉持着朋克精神,披荆斩棘,改写着区块链世界的游戏规则。

 

 06 
顶住内忧外患,维护内心秩序

image.png

自从人类抬头仰望星空,开始思考“我是谁”时,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熵减”,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这混乱的宇宙建立微末秩序。

表面风光、一直以来“所向披靡”的比特大陆,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内忧外患。

2017年底,隐居幕后的比特大陆联席CEO詹克团成为新的对外代言人,开始出入各种公开场合。

此时,又曝出另一个版本的创业故事:

据比特大陆2013年年报显示,比特大陆成立时,共5位自然人股东,詹克团持股59.2%,而吴忌寒并不在股东之列;

2014年11月,吴忌寒才成为比特大陆股东,持股比例为0.79%,詹克团持股比例为58.73%,享有公司绝对控制权;

2015年6月,吴忌寒持股比例达到22.9%,但仍低于詹克团61%的持股比例。

于是,有人开始质疑:“吴忌寒还能代表比特大陆吗?”

除外内忧,比特大陆也面临着外患。5月21日,LBTC创始人曝出“吴忌寒破坏纽约共识强行分叉比特币”,“通过EDA机制预挖10几万个币却对大众绝口不提”,“找假中本聪为自己的分叉币BCH站台”等负面消息。

5月22日,有矿工曝出比特大陆的蚂蚁B3矿机存在器件翻新、算力不足等问题。5月24日,BTG被曝出遭遇51%攻击,BTG创始人称此次攻击是犯罪行为,并暗示其幕后黑手就是比特大陆的吴忌寒。

 

 07 
区块链史上第一次“算力大战”

image.png

追求算力表面是为了追求财富,后面也隐藏着追求真相的小心思。算力,可能是人类通往更高文明的一种有效手段,也是与熵增对抗的最有效方式。

2018年11月16日,吴忌寒与Craig Steven Wright (下文简称CSW)展开了震惊区块链世界的“算力大战”。

这场战争源于两方阵营对于BCH发展理念的不同,这是一场“原初主义VS演进主义”的战争。

CSW阵营,要重新扛起“原初比特币协议”的大旗,坚决走中本聪白皮书所描述的“点对点电子现金”道路,并扫除道路上的一切“异端”。

吴忌寒阵营则认为,BCH就是BCH,BTC就是BTC,两者在共享一段历史后,应该各自独立

这场区块链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算力大战”,于世界标准时间(UTC)11月15日下午4点40分,北京时间11月16日凌晨0点40分打响。

分叉即将开始之前,比特大陆开始将阵营内Bitcoin.com矿池的B矿池BTC算力切换至BCH,对CSW阵营的算力形成碾压局面。

区块高度为556767时,算力大战正式开始。该区块率先由Bitcoin.com采用BCHABC的新共识机制挖出,已经与BCHSV产生不兼容,从此块开始,BCH正式分叉。此后,BCHABC一直保持出块领先。

尘埃落定后,吴忌寒发推表示:祝贺!在这个新的区块之后BCH社区中将不会再有捣乱分子了!随后, 澳本聪也发推表示:“提醒一下,算力大战不是百米冲刺,而是马拉松,别急。

就目前战况来看,这场“算力大战”上吴忌寒取得了暂时性胜利。

 

 09 
结语

image.png

在《算理之美》一文,吴忌寒如此描述:

人类未来最大的矛盾,是日益增长的数据处理与有限算力之间的矛盾!作为一个算力持有者,除了看到算力之美外,也希望算力能够展示它真正的力量,将有限的算力最大化。

这也是比特大陆为何要投入精力向 AI 芯片转型的原因所在,比特大陆想运用自己的算力,向其他行业赋能,特别是 AI 这一块,与算力有天然的结合。我也想在 AI 芯片的研发领域,通过算力能更高效地提升生产力,与区块链结合起来,拥抱这场新变革的到来,共同建造一个真正的区块链文明世界。

短短几句话,彰显了这个青年才俊的“野心”。

如今,虽不知“吴忌寒不久或将卸任比特大陆CEO一职”传闻的真假,但我们依然好奇:如果是真的,吴忌寒未来将以何种方式影响区块链的发展,实现“真正的区块链文明世界”?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