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峰会 > 正文

王永利:比特币难以颠覆和取代法定货币,区块链要发展必须解决现实问题

2019-01-04 16:19:16作者:王永利来源:鉴识2019区块链价值榜发布会
2019年1月4日,在杭州召开的“鉴识2019区块链价值榜发布会”上,原中国银行执行董事王永利,发表了题为《区块链需要关心的核心价值问题》的演讲。

2019年1月4日,在杭州召开的“鉴识2019区块链价值榜发布会”上,原中国银行执行董事王永利,发表了题为《区块链需要关心的核心价值问题》的演讲。

演讲中,王永利指出:货币的灵魂是币值的相对稳定,像比特币这一类的加密数字币,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货币,它的结果只能成为网络的商圈币或者是社区币。

以下是白话区块链(ID:hellobtc)整理的王永利演讲文字稿:

 

 01 
比特币与比特币区块链的产生

主持人和王雷先生都指出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对数字币和区块链而言,今天非常特殊,是因为今天是比特币面世的十周年。

2009年1月3日,当地时间18时15分,中本聪在芬兰赫尔辛基挖出了比特币第一个区块,也获得了比特币第一批50个币的奖励,所以比特币产生了。由于时差问题,当地的18:15分就是北京时间的凌晨,所以今天可以说是比特币十周年的生日。

比特币出来以后,催生了各种各样的加密货币,特别是爱西欧出来以后,拓展了币的应用场景,推动价格快速上升,也推动更多加密货币的产生,推动区块链在社会上影响力的不断扩大。特别是2017年,比特币从年初1200-1300美元/枚,一路上升到11月份将近2万美金/枚比特币。

快速的价格上涨,创造了很多一夜暴富的神话,也带动很多人才、资金大量来创业区块链,来投资数字币。当然,里面很多是玩资本运作的。

很多人认为,比特币以及比特币后面的区块链,它们将成为信任的机器、价值的互联网,它将颠覆法定货币体系,它将催生共识经济学、Token经济学等等,它将颠覆股权、颠覆现代公司体制,所以它将再造生产关系,将再造商业组织、运行模式等等,所以会越拔越高。

也有人说,区块链的时代正在走来,就像1990年之后的互联网时代,如果你不参与进去,你将会被这个时代所抛弃。时代要抛弃你,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必须赶紧进来,由此也造成很多人的狂热和焦虑,很多人甚至凌晨3:00都无法睡觉。

但是到了2018年之后,这股风开始过去,它一路下降,现在比特币大概在4000美金上下波动,跟高峰期比的话,发生了很大的降落。

在这个过程中,当然一直有争议,对于什么是区块链、怎么看待区块链特别是区块链上的数字币,在整个金融界、学术界全社会都充满争议,甚至华尔街观点也不一致。

几个月前,美国听证会上,曾经预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发言代表就公开说:比特币、区块链将是21世纪最大的金融泡沫和旁氏骗局。他列举出比特币十大罪状,在中国也依然有人认为这都是骗局,应该把数字全部消掉,也有人提出“无币区块链”等等。

所以,到底怎么看数字币和区块链?我今天给大家做一点交流。

 

 02 
比特币能否成为真正的货币

很多人认知区块链,不是从区块链本身认知,是首先认知了比特币或者比特币后来的以太币等等。很多人坚信地认为网络加密货币、加密数字币,才是未来真正的货币,它将一定要颠覆和取代法定货币体系。

能不能?这是一个核心问题,一定要回答。

要说明它是不是真正的货币,首先要清楚货币是什么、货币发展演变的规律和逻辑是什么。如果我们这个东西讲不清楚,你一定说不清楚比特币是不是货币。

大家知道,货币在人类历史上有几千年的历程,从最初的商品实物货币到后来的金属货币,再到金属本位制下的纸币,再到去金属本位制下、今天纯粹的信用货币。也就是说,货币本身已经不再是一个有价值的财富本身,它只是一个价值的象征物、表征物。

它为什么是这样一路过来,为什么在这个过程里面,黄金白银这样一些贵金属要退出货币的舞台,回归到它的社会财富本源?为什么是这样?

实际上,在这个过程里面,人们发现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货币越来越重要,货币的功能也在不断增强,但是货币最基础、最根本的功能是什么?是价值尺度。

要发挥好货币价值尺度的功能,它最根本的要求就是货币的币值一定要相对稳定。如果货币的币值是剧烈波动的话,就像我们说一个价值尺度是剧烈波动的话,一定不是价值尺度,整个社会经济交往一定混乱。

怎么保持货币币值的相对稳定?

人们经过反复的探索,最后发现,理论上要保持一个国家货币币值的相对稳定,就必须是这个国家的货币总量要跟这个国家主权范围内可以用法律保证的可货币化财富规模对应起来。简单来讲,就是货币总量和财富规模要对应起来。只有这样,货币的币值才能相对稳定。

正因为这样,货币必须从社会财富里面的某一部分独立出来,完全成为财富的价值表征物、对应物。而原来商品实物货币包括贵金属像黄金白银,它必须从货币的舞台退出,回归它的本原,回归到它作为社会财富一部分的根本。

所以,大家今天会看到即使黄金白银,也得用法定货币标价,而不是它给别人标价,这就是它的基本发展逻辑。

到了这一步,大家就会看到:第一,货币从原来商品实物货币,它本身用真正实用价值的货币变成一个纯粹的象征物;第二,因为它要有财富对应,而财富是有产权属性,一个国家的货币不可以轻易拿别的国家的财富对应。所以,我们今天的信用货币又进一步上升到主权货币或者叫法定货币,因为这个国家的货币要跟主权国家范围内的法定货币对应起来。

因为一个国家的财富很大,很难保持绝对稳定,而且绝对稳定也没有意义。怎么做到相对稳定?

人们发现,财富总类太多,很难保证每一个财富的价格是稳定的,而且绝对的稳定也是没有好处的,所以,大家说我们选一些有代表性的东西,形成一个社会物价总指数的概念,或者叫消费者物价总指数的概念。只要总指数的波动在我们可控范围、预期目标内,我们就认为币值是相对稳定的。

有了这个概念以后,货币就可调了,可调就有政策目标,因此货币政策的概念就出来了。

今天宏观调控两大政策工具: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货币政策主要是通过调控货币总量和货币币值波动,来实现资源的重新分配,从而保持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相对稳定。

大家会看到,今天所有国家主要经济体里面,没有一个国家的通货膨胀率是追求0的,基本上保持在1%-3%的区间里。比如说日本、欧洲,可能日本达到1%,它已经高兴得不行了,欧洲可能1.5%差不多了,美国可能是2%,我们可能是3%。

为什么是这样?

第一,追求物价的绝对稳定是很难做到。

第二,保持一定的通货膨胀,也就是一定的货币贬值的压力,会使聪明的人发现你要减少获悉的储蓄,扩大你的投资和消费,更聪明的人会发现我要通过负债去借钱,增加杠杆,来扩大投资和消费,有利于刺激投资和消费,拉动经济社会的发展,这是有好处的。

这样一种调配,它是全面的。我们经常讲货币政策,讲总量,它不是针对某一部分人,它是总体性的,所以大家会看到货币政策往往是一个更广泛、更深刻,一般人意识不到,而它发挥很大作用的政策工具。

我们通过调整货币总量和货币币值,很多人没有意识。今天你会发现各个国家越来越多地在利用货币政策,当然有一个问题:当有了人可调控的余地时,就有无数的诱惑让你多发货币。

货币的灵魂是币值的相对稳定。我们在控制货币总量、发挥货币政策作用的时候,一定不能忘了这个根本,一定要努力保持币值的相对稳定,千万不能失控。一旦出现币值的剧烈贬值,这个社会可能就会陷入严重的动荡,引发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以及社会政府的更替,这是我们一定要注意的。

正因为这样的结果,在当今世界上,仍然是以国家为基本组成单元的格局下,在国家短时间内不能消除的情况下,想要消灭法定货币,想要打造一个超主权的货币是非常难的。甚至,我们知道奥地利学派著名人物哈耶克先生提出了“货币非国家化”,这就是今天很多币高举的旗帜,让加密货币非国家化。

为什么要网络加密货币,为什么强烈推动最后还是没有落地?因为这样一种设想违反了货币发展的规律和逻辑。今天黄金要退出货币的舞台,它不可能再回去作为货币来使用。

我们回过头来看了货币发展的基本脉络,再来看比特币。比特币背后运用了非常复杂的区块链技术,它在币方面高度模仿黄金,因为黄金在历史上很长时间作为货币。

黄金在地球储量一定,越好挖的越容易挖出来,越往后,每年新增产量越少,而且总有一天会枯竭。所以,比特币总量2100万个,每分钟设定配置的比特币数量,第一个四年50个币,约每四年自动减一半,第二个四年25个,第三个四年又减了一半,它高度模仿黄金。

这样的好处是,政府也好,某个权威人士也好,不能人为调控,听起来很好,但有一个问题:货币总量供应量越来越小,它所对应的财富是否也跟这个是一样的规律?

如果你的供应量越来越小,但社会的财富在快速发展,会出现什么结果?严重的通货紧缩。你对应的财富是什么东西,由什么保护你,你对应的是财富,他必须用你的比特币来作为货币进行交换?没有的。大家说全世界的人都是跟它对应的,听起来很对,但你怎么能保证它都能跟你对应?你做不到。所以,最后是听起来很好,但其结果一定是严重的通货紧缩。

当然,这有巨大的升值空间,这也是它设计时告诉你这个比特币有内在升值空间,越早进来越好,因为它后面会越来越少,新增的量会越来越少,尽管总量在增长,但它跟不上财富的扩大,你越早进来后面升值的空间越大。

第二,如果它能跟法定货币打通,还可能有兑换的溢价。两种升值空间加起来,你一定要早点进来。所以,比特币很聪明的一点就是它引入了一个内在的激励机制,让你赶紧进来,早点。

但是有一个问题:第一,供应量和财富的变化,第二在2100万个里面,一开始很多大学生在宿舍里玩挖矿的活,因为不值钱,所以大家也不重视,加上后来的工作调整等等,把他的私钥忘记了。

大家知道,加密货币只认私钥不认人。所以,一旦你的私钥遗忘了,这个币就成为死亡币,动不了。有人统计,现在有多少枚死亡币?有人说大概是370-380万币,总共2100万,再扣370-380万,可拿来流通多少?再进一步,很多人买一两个,不是作为货币用,而是作为收藏用。所以,听起来很好,但实际上它是难以真正作为一个货币来使用。

像比特币这一类的加密数字币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货币,它的结果只能成为网络的商圈币或者是社区币,即网络未来会成为一个虚拟的世界,里面有一个个网络社区、网络平台,它们里面用的一种社区币或者是商圈币,难以颠覆和取代法定货币。

今天,由于数字币的价格大幅度波动,引起了社会的担忧,所以以前玩币的人自己也意识到它作为币是不太行的,怎么办?开始用法定货币对应它,支撑它,推出了所谓的稳定币,1:1跟美元挂钩,1:1跟其他法定货币挂钩。

当你的货币要用法定货币来支撑的话,它只是一个代币,连“网络数字币”都达不到了。退化为代币,就像在网络上玩游戏,用人民币换成游戏币一样。

作为一种商圈币,它有没有价值?在中国,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但不代表我们没有很多单位的食堂饭菜票、饭菜卡,商场的购物券、购物卡,电商平台的积分或者是Token。这些都是在法定货币体系下,在一定范围里赋于特殊权利的代币或者是商圈币。

比特币一类的网络数字货币,最后的定位就是一个网络的社区币或者是商圈币。它有没有价值?取决于这个网络社区的覆盖面、渗透率、活跃度,取决于商圈的价值。

币的价值,决定于商圈的价值,而不是商圈的价值决定币的价值,我们现在弄反了。大家一上来做区块链,就想到做币,马上爱西欧,这是错的。要倒过来,要想一切办法把区块链应用到现实世界里面,真正能解决现实世界的问题,使它有了广泛的应用,有活跃度的话,币才真正有价值。

 

 03 
比特币区块链能否解决现实问题

比特币特别强调“去中心”,那就要跟现实世界隔离,成为一个完全封闭的网络体系。正因为这样,看起来它非常美好,但很难解决现实问题,它的价值一定受影响,这也是我们今天可能要看到的。

其中,因为比特币是需要挖矿的,挖矿要消耗大量自资源、能源,而且本质是去中心的,但最后的结果,去中心能否做到?要打一个问号。

比特币的区块链里面只能跑一个币,其他的任何东西都不能跑,币就是链的资产,不是现实世界的任何资产。比特币现在不能换成法定货币的话,它能否实现价值?都是要打一个问号。

我们所有在座的都喜欢比特币,我们之间的交易都用比特币兑换,它不就是币了吗?对,非常有道理,但有一个问题:在什么情况下,我们之间的交易才能用比特币?

我告诉大家一个前提,比特币是账户高度透明、不可造假、不可逆转,但账户后面的人是谁?它是高度匿名。在座的人可能做过交易,但你不知道交易对象是谁。

现在有一个问题,你现在用比特币交易现实世界的资产,你对那个人根本不认知,你敢跟他做交易吗?根本就不敢,比如说这本书是我的,我要卖给你,但这本书根本不是我的,你敢认和接受吗?这是一个普通的麦克风,我就说这是一个黑金的麦克风,谁来敢跟我交易。所以,我们必须面对面拿资产,我们才敢做交易,买矿泉水是可以的,但是这种应用的场景大大萎缩了。

第二个应用场景就是跟法定货币兑换,而且基本上要用法定货币,受现实世界法定保护。

剩下就是爱西欧、STO了。当我们把它界定为一个商圈币的话,它就一定要监管。2013年的时候,我国出台了一个政策,说比特币仅仅是一个网络世界的虚拟资产。

当你界定它为资产,可以随意买卖,不受金融监管,我认为这是不够的。所以,我当时就指出,这个定位不够,因为在它的社区范围里面,是实实在在当做一种币在使用,所以必须把它定义为社区币或者是商圈币。

一旦定义为币的时候,金融监管一定要跟上。所以,第一必须要在圈里用,不能拿出去用,拿出去用就在挑战法定货币的地位,影响货币币值的管理。第二,要开一个口子,一定要跟法定货币兑换,否则解决不了现实问题。

跟法定货币兑换的环境,就是金融监管最重要的环节。监管什么?监管法定货币,法定货币要在交易平台交易之前,你肯定要弄一个法定货币的电子钱包,钱包一定要实名制,而且原币原账户上去之后,必须是原币原账户回来,不能说我用人民币买了比特币,把比特币给了别人,你为什么给他,给的是什么关系,凭什么给他,是贿赂他还是贩毒卖军火?这些问题都要从法定货币的角度,跟上监管。把这些问题理清楚以后,我们大概就知道它应该是怎么管。

所以,大家回头看,比特币这样一个完全封闭的区块链,听起来非常美好,但是实际上它是解决不了现实问题。

 

 04 
区块链发展要跳出“比特币区块链”范式

今天,我们可能还要不断探索,我们要知道,区块链还在初创期和探索期,并没有处于像互联网这样的水平。因为在十年过程当中,很多做区块链研发的人发现一个问题,一开始比特币特别强调去中心,但是在探索过程里面,发现“去中心、高效能、安全性”几乎不可兼得,形成一个“不可能三角”关系。

怎么办?

如果我们一定要去中心的话,就要形成一个网络体系,基本解决不了现实问题。你要解决现实问题,去中心就会受到影响。目前,我觉得可能我们要放低一点去中心的要求,注重实用。

另外,特别强调央行更不能模仿比特币挖矿造币的模式,来形成法定数字货币,因为它是去中心的,去中心的数字货币和央行主导的法定数字货币不一样,央行的数字货币只能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智能化,它不可以是另外一个货币体系。

区块链技术最关键是要真正解决现实世界的实际问题。当前的重点,是先解决与实物流动不是那么频繁的东西信息化的问题,比如说政府的各种公文、牌照、执照、合同等,从一开始就把它送到链上,运用链的方法来保证不可以篡改、不可以逆行、可以溯源和跟踪,包括单证、凭据、影像以及相对独立运行的游戏、公益活动、金融证券,高度准确地把信息推送到线上。

我们今天的物联网还没有到一定程度,所以,先不要跟实物紧密运行在一起。

当物联网发展起来的时候,网络空间可能会突破国家的边界,这时候会遇到一个问题:做交易的时候,交易双方真实身份验证怎么办。各国有各国身份信息,如果每一笔交易都要验证本身的信息,成本太高了。第二个问题是货币。各国有不同的法定货币,如果我们所有的交易都要兑换、都要验证,效率也很差。

在网络货币里面,生成唯一的身份信息和货币信息,这就是网络社区币。这当中要规避两个问题:一是做技术的人对货币金融没有足够的认知,就想颠覆货币金融,颠覆现有整个人类世界;二是传统的监管部门迟迟不去探索它、不去了解它,而是设想用现实世界的所有法规去卡住这些新的东西。

只要我们把握这些东西以后,我认为,尽管今天区块链数字货币受到很大影响,但正像王雷和呼涛先生所讲的,它可能恰恰是很多人冷静下来,理性观察数字币、区块链最好的时机。

而且,我特别希望通过价值榜的推动,使真正有志于研发区块链、解决现实问题应用的团队、企业、组织能够出来,我特别希望中国的区块链研发能够在全世界标准规则体系建设方面发挥我们应有的作用。

专题

EOS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