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区块链科普 > 区块链投资 > 投资入门 > 正文

如何找区块链好项目?你得先从排除短命项目开始

2018-03-12 15:46:04作者:45区特约作者来源:
5%,差不多是各类初创企业五年的存活率。而在区块链的超级旋风下,各种项目仅仅用了四分之一的时间就以95%的淘汰率完成了大逃杀。

白话区块链

 
 
 

从入门到精通,看我就够了!

本文来自区块链垂直媒体45区(block-45)

这既是行业生机勃勃的创新之果,也是疯狂与贪婪开出的恶之花。

全球审计四大巨头之一的德勤调查了全球最大的社交编程及代码托管网站Github网站上的区块链项目,总数将近86000个,如今存活项目只有5%,90%的项目处于非活跃状态。

45区试图从那些废墟中剥离出它们死亡的真相。

01
 
即兴之作猝死

 

和其它创业相比,以极客群体为主的区块链项目似乎启动门槛更低,有时只是几行代码,就宣告了项目灵感的诞生。

所以在德勤调查的86000多个项目中,由团队操作的只有9000多个,其余90%项目都由Github的个人用户所创建。

激情挥洒过后,难免徒留一地鸡毛。

 

其中最极端的例子是叫做firewaller的项目。45区(ID:block-45)调查发现,项目诞生于2015年8月19日,同时也在当天停止更新。

 

项目被定义为是一个简单的区块链实现,作者Marty anstey是一位技术发烧友,对大数据存储、搜索引擎、加密货币等前沿技术感兴趣,同时也喜欢音乐,照片中的他正抱着吉他忘我地唱歌。

 

2015年正是区块链技术爆发的一年,marty anstey灵敏地捕获到了这一趋势,并在Github网站上雄心勃勃地写下了一行代码。至少在他敲代码的那一刻,至少应该觉得自己正在创造一个伟大的项目。

然而项目却在诞生之日即刻凋零。

这不是一个个例,Github网站上的个人用户中,类似于marty anstey的项目比比皆是。

 

再如一个叫做W-angle的项目,是一个基于以太坊的浏览器,但代码更新只有8次,最近一次停留在了2017年3月,或许我们可以在数月之后看到他的下一次更新,不过目前看来恐怕永远不会。

但有趣之处也在于此,在这个全球最大的开源社区中,他们都是热衷于先吃螃蟹的人,或许也成为区块链的殉道者。

 

02
 
狗血内斗,耗尽人气

 

除了这些一夜兴亡的即兴之作,在那些叱咤风云的公有链项目中,也不乏死亡和濒死的气息。

此前Tezos曾在短短两周之内筹集到6.5627万个比特币和36.1122万个以太币,成为全球最昂贵的ICO项目,现在却深陷高层互撕的丑闻。

项目发起人Breitman夫妇指责在瑞士保管融资的独立基金会主管私吞巨款,而后者则指责发起人夫妇试图绕过法律直接控制基金会,导致项目延迟数月。

 

屋漏偏逢连夜雨。被触怒的投资者们又联合向加州高等法院旧金山分院提交了对Tezos的集体诉讼。

这颗明日之星,最终因狗血内斗而濒临崩溃,目前处于前途未卜的状态。

 

Tezos的兴衰史也折射出区块链项目的一些弊端,比如管理层经验欠佳、公司结构含混、产品研发没有透明度等。

国内号称唯一一家基于区块链技术。解决工业数据安全性、可靠性问题的项目BCIA疑似因为分赃不均而夭折。

该项目是在ICO最后的疯狂期筹集到1400万元的,此后投资者们踏上了漫漫维权路。

 

据45区了解,BCIA事件的背后是多方针锋相对。一方面是天使投资人临时去操盘另一个项目,另一方面,项目方一直宣称与之合作的交易平台“币创B网”表示根本没有和BAIC合作,透出浓浓的内讧气味。

 

 

 

03
 
诈骗圈套粉碎

 

ICO的监管大棒,直接重锤了很多诈骗项目。它们的死亡让区块链也背上了污名化的黑锅。

比如Tea chain(茶链),号称全球第一家具有公信力的、高效率的茶交易平台,7月底曾在上海大规模登台宣传。

然而,项目负责人却被控诉指使公司员工有预谋地挪用投资人资金,转移并已经跑路,据了解,茶链涉及诈骗金额上亿。

 

45区(block-45)获悉,在茶链的一次宣传活动上,负责人还曾手拿话筒问席下观众:“10万元的大奖大家想不想要?”

“想!”虽然声音并没有整齐划一,但人性的贪得无厌跪倒在利益的诱饵面前。

负责人当时表示“我说到做到”,成了后来令人唏嘘不已的诈骗标签。距离黄鹤楼不远的茶链办公所已经黄鹤一去不复返。

 

最负盛名的诈骗项目还有莱特中国,同样被曝圈钱2亿后跑路。他们宣称未来微信之间的交易、包括微商都会使用他们发行的“微商币”进行结算。

但就在9月4日ICO禁令发布后,莱特中国的网站突然无法显示,投资人也被QQ群客服拉进了黑名单,整个公司人间蒸发。

 

山寨项目的招摇撞骗是区块链死亡报告中浓彩重墨的一笔。

Santiment也是一个于2107年7月4号进行ICO的项目,但宣布发行不久,就有钓鱼网站出现,网站地址名为santlment,与santiment只有一字之差,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项目。

很多人误以为是santiment网站,把ETH转进它所指定的合约地址,从此如泥牛入海。

 

04
 
生于贪婪,死于监管

 

还有更多区块链项目在政府监管的重压下无疾而终,多数都是雷人的垃圾项目。

比如声称涉猎以太坊内容生态圈的Altischain,原本计划在8月13日启动全球ICO,但8月末却宣布,正因为监管原因,众筹失败:

 

ICO项目在中国监管下的“朝生暮死”,成了尸横遍野的重灾区。

诞生于2017年年初的比特矿,是一家数字货币交易平台,8月31日官方微博还在庆祝新品上市发布会,9月13日,就开始安慰维权者,要相信风雨过后有彩虹,最终在9月30日关闭了交易平台。

至于想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解决嫩模产业链中信息不对称问题的嫩模链,也被卷入监管风暴,尸骨无存。

 

 

 

 

05
 
花样传销,鸟枪换炮

 

监管最敏感的一条高压线是涉嫌传销。区块链奇葩项目层出不穷,其实只不过是包裹着数字货币外衣的花样传销,成为各地警方的刀下之鬼。

比如今年4月份,广东警方中山市公安局就认证虚拟货币“维卡币”属于网络非法传销。
他们在境外找人架设虚假的“维卡币”网站,通过大肆鼓吹“维卡币”项目的投资收益,诱惑投资者投入巨额资金到虚假的“维卡币”网站。

细究其玩法和机制,完全是传销套路,难怪被公安一举端掉贼窝。

 

中国大妈不仅是这类圈套的踩坑者,也是闹剧的导演。

比如一群武汉大妈之前在ICO新浪潮中大赚“代投”通道费,但是45区发现现在她们的ICO-times官网页面已经无法打开。

“我们现在在投国外项目,刚投时一个币7块钱,买了1万个,现在已经涨到8.9元了,只要持有每天就会奖励2个币,如果介绍朋友过来投币,自己会拿提成,现在靠这个能月入好几万。”这个项目的董事长对45区表示。

她还告诉45区,目前公司依然有很多部门,包括市场部、研发部、产品部等等,“北京和国外都有团队”。

看来涉嫌传销的所谓区块链项目尽管被重拳打击,仍然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继续着人性的击鼓传花游戏。

——The End——

『声明:本文转载自公众号“45区”,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白话区块链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专题

EOS
公众号:白话区块链
公众号:比特之星